• 博愛人才招聘-博愛兼職-博愛職場資訊-博愛人才網

    博愛人才招聘-博愛兼職-博愛職場資訊-博愛人才網

    http://www.cortesdepelocortomujer.com

    菜單導航

    教育機構改頭換面連續設騙局,家長只有被坑的份?

    作者:?博愛 發布時間:?2019年09月09日 10:24:42

    兩會上教育部部長陳寶生“寶寶不高興,問題很嚴重”的減負口號還余音繞梁,現實中校外補習機構卻“頂風作案”,瘋狂擴張,其中還出現了不少問題機構,更有甚者直接圈錢跑路。

    近日,廣州K12輔導機構高冠教育6個校區被爆突然關停,員工被拖欠工資、學員被欠課程費用。高冠教育80余名員工此前已向天河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勞動仲裁。3月22日14時30分,此案進行仲裁。

    有家長透露,一個月前該公司還在大搞促銷,讓家長上百節課地購買。原來,高冠教育緊抓家長重視教育的心理,玩起了“多買多得”的營銷手段,拿提高優惠幅度誘導家長提前交費購買課程,比如一次性購買超過300節課,每節課可享八八折,總費用較原定價便宜近千元。截至3月2日關停,預交費用的受損家庭600余個,以每個家庭至少交納30000元補習費計算,估計約有 2000萬元去向不明,疑似被卷走。如今孩子高考在即,一些課程還沒上,心態已受到不小影響。

    根據公開資料,高冠教育法定代表人是姜志偉。在其控股的公司里,除了高冠教育,還有另一家名為精上教育的教育機構。2014年,精上教育即以經營不善為由關停,拖欠了多名家長的輔導費和教師的工資。裁判文書網顯示,精上教育在關停前后兩年涉及多起民事訴訟,包括財產損害賠償、追索勞動報酬等,判定書和裁定書加起來共53封。與此同時,姜志偉將手上股權以零元轉讓,另起爐灶,與他人合伙成立了高冠教育。

    今年初,似曾相識的一幕又出現了,高冠教育在深圳的分公司獨立出來,改名“漢文英才”,當下高冠教育更疑似“金蟬脫殼”,姜志偉也隨之“銷聲匿跡”。讓家長們義憤填膺的是,一家教育機構居然能三番兩次改頭換面、設置騙局。廣州市教育局回應家長投訴時提到,高冠教育并沒有辦理教育培訓備案登記,如果家長反映情況屬實,則屬非法經營。

    為何校外補習機構總是難監管?雖然監管有規定在先,落實到實際層面,卻并不容易。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表示,民辦教育培訓機構想要擁有合法資質,必須“有照有證”,即營業執照和辦學許可證。各地對民辦教育培訓機構本也應有具體規定,如禁止超綱教學、建立教育風險準備金作為意外解散后的處理經費等。國務院辦公廳2018年8月22日下發《關于規范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明確規定“不得一次性收取時間跨度超過3個月的費用”,此項要求便是與培訓機構跑路時間屢發、卷走家長大額預付款有關。但市場對補習需求過于旺盛,因審批注冊門檻高、供不應求,大量的灰色培訓機構破土而出。監管力度大時,灰色機構關?;蜣D為地下經營;監管一旦放松,這些機構又復“春風吹又生”。

    兩會期間,教育部部長陳寶生列舉了一組數字:從去年2月打響減負和培訓機構治理戰以來,教育部門排查了40萬所培訓機構,發現近七成存在問題、不合格。這組數字對應的尷尬的另一面是,近年來中小學校外培訓市場正在迅猛發展。中國教育在線總編輯陳志文曾撰文分析,20年來受計劃生育國策影響,全國中小學在校生總數下降三分之一,約一億人次,但校外培訓市場總量卻未見大幅下降。

    一邊是校外補習機構被嚴控,另一邊卻止不住家長追捧。最終家長并沒有因為減負而減輕焦慮,而是似乎更焦慮地奔走于形形色色的補習機構之間。這一次的故事更為不幸,成千上萬家長的補習費估計是喂進了黑機構的腰包,結局不過竹籃打水一場空。

    (未來網評論員 孔德淇)

    想爆料?請登錄《陽光連線》( )、撥打新聞熱線0531-66661234或96678,或登錄齊魯網官方微博(@齊魯網)提供新聞線索。齊魯網廣告熱線0531-81695052,誠邀合作伙伴。

    本文地址:/rcpx/247.html

    請遵守互聯網相關規定,不要發布廣告和違法內容

    无码A级毛片免视频,羞答答的铁男在线高清,国色天香社区直播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