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博愛人才招聘-博愛兼職-博愛職場資訊-博愛人才網

    博愛人才招聘-博愛兼職-博愛職場資訊-博愛人才網

    http://www.cortesdepelocortomujer.com

    菜單導航

    辭職旅行 求解職場焦慮

    作者:?博愛 發布時間:?2019年10月22日 11:19:30

    辭職去旅行是“80后”職場人的新時髦。辭職去旅行小組人數高達1萬3千多人。很多人得意地在小組內炫耀自己已經辭職,準備放個長假,很多人眼紅地羨慕著。辭職這個被老一輩人看做貶義的詞匯,正在被“80后”充滿牢騷地正面理解。

     

        小許就是這樣一個典型。大學時,小許有幸進入全球最大的電腦軟件供應商微軟公司實習,2007年畢業后順利拿到通行證。小許坦言,當時能進入知名外企工作自己倍感珍惜。當比爾。蓋茨最后一次以官方的身份來中國的時候,小許跟隨商務部、國資委等部門的領導全程陪同。休息時,蓋茨想要吃麥當勞的漢堡,小許幾乎一路小跑給他買回來。小許回憶說:“當時感覺自己在做一件與大人物有聯系的事,有一種參與改變世界命運的神圣感。”

     

        之后,小許的工作很快做得游刃有余,“每天用一個小時的時間就能把一天的工作做得好”,剩下的時間,她學習英語并考完了GRE(美國研究生入學考試)。除了這些,她只知道自己并不滿足于做一個小職員,她需要為將來準備些硬件,卻并不明晰自己究竟想要做什么。小許說:“如果長期待在這個位置,自信心和激情遲早會被消磨,與其等待,還不如干脆辭職。”

     

        有趣的是,在辭職后7個月的時間里,她途經四川、西藏、馬來西亞、尼泊爾等多個地區和國家,期間遇到很多長途旅行者,其中有很多人跟她有類似的情況。很多旅行途中偶遇的年齡相近的朋友都因反思自己之前的生活,辭職之后去旅行。情況雖有不同,但都在重新尋找自己的定位和理想。

     

        另一位媒體人郭建龍已經是二度辭職去西藏旅游。“2006年第一次辭職去西藏時認識一位北京的姑娘,中學肄業背著畫夾到各地旅行,”郭建龍說,“即便潦倒到住不起旅館,她還是一如既往地走下去,歷經長期的積累,她的畫作形成獨特的風格,這是傳統的生存方式無法給予的。”這促使郭建龍重新思考自己生活的意義。

     

        正在向30歲靠攏的“80后”顯然具備了精神焦慮的某種共性。國內某網站就“80后”工作滿意度調查的結果表明,68.3%的被調查者對目前的工作狀態不滿意,22.6%的人覺得還可湊合,僅有10.1%的人比較滿意,理由主要有薪酬低、壓力大、人際關系復雜、上升空間小等。不滿意數據明顯高于當年30歲的“70后”職場人。

     

        毋庸置疑,小許辭職遇到的最大阻礙來自家庭。得知女兒要放棄待遇優厚、穩定的工作,父母苦口婆心直言相勸,力求讓其“回心轉意”。在父輩人看來,能有一份穩定的工作很不容易,更何況是國際知名外企,既有地位,薪水又豐厚,何苦辭職重新找工作。對此,小許采取的是柔和的溝通方式,“我鼓勵爸媽看我的博客,并非辭職就意味著自己不再優秀,既有的工作狀態已經不能帶給我足夠的自信和人生的出口,我僅僅需要時間調整。”

     

        相比于父輩,父母年輕時所有的時間都在為追求地位和金錢而奮斗,一輩子只固守一個崗位,時至中年以成功企業家角色出現在人們視野中,自身卻陷入“尋找自身價值”的迷?!,F在,這種精神焦慮的影子越來越多地出現在“80后”新一代職場人群中。

     

        國家職業指導師師至潔分析認為,“80后”職場人幾乎沒有經歷過父輩年輕時為生計而奔波的艱難,更多地考慮如何盡快過上自己喜歡的生活,敢于打破常規而不去考慮后果。然而,“夢想與現實的懸殊使他們在職場上遇到接二連三看似無法突破的瓶頸,放棄原本可以令他們邁步的機會。”

     

        也許《東方早報》的一篇評論有助于理解這一問題。“‘80后’是目前中國各代族群中受教育程度最高的群體,卻又是最沒有生存保障和依賴的群體。相對而言,他們處在這個社會中比較有發展前途的各類工作崗位上——好的如記者、編輯,較差的如助手、秘書,但是他們卻處在最沒有價值感的歷史的路口。”

                                                          來源:九博人才網

    本文地址:/qyzx/9002.html

    請遵守互聯網相關規定,不要發布廣告和違法內容

    无码A级毛片免视频,羞答答的铁男在线高清,国色天香社区直播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