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博愛人才招聘-博愛兼職-博愛職場資訊-博愛人才網

    博愛人才招聘-博愛兼職-博愛職場資訊-博愛人才網

    http://www.cortesdepelocortomujer.com

    菜單導航

    中國職場人和外賣的“時間契約”

    作者:?博愛 發布時間:?2019年09月29日 17:31:26

    外賣,可以說是當代消費者吃出來的規?;a業。

    每天有幾百萬外賣小哥走街串巷,平均三個人里就有一個外賣用戶,加上大大小小數以萬計的線下門店,形成了獨具中國特色的“外賣經濟體”。

    不過朋友圈里卻時常出現這樣的爆文:“不做飯,生活情趣和樂趣不復存在,慵懶的職場精英正在被外賣毀掉生活,從此不知煙火氣是何味。”

    類似的文章之所以刷屏,在于向讀者灌輸了兩點認知:一是外賣毀掉了職場精英們的“儀式感”,二是外賣成了慵懶的始作俑者。在講求飲食文化的國內,這樣的觀點不僅要把外賣的價值全盤否定,似乎還要徹底把外賣打入“死牢”。

    只是外賣當真如此不堪嗎?筆者特意與十多位稱得上“職場精英”的朋友深聊了一番,他們有帶領十幾人團隊的企業主管,有管理著多家水果店的區域督導,有每天在不同城市奔波的高級商務,也有在家碼字的自由職業者。聊天的目的并不復雜,只是想弄清楚他們對外賣到底有什么樣的看法:

    為什么要點外賣,僅僅是填飽肚子那么簡單嗎?每天點外賣度日,是否會缺少生活中的煙火氣?如何看待外賣,外賣對日常生活帶來了什么樣的改變?01 職場人的“時間黑洞”

    年初各種“年度賬單”滿天飛的時候,偶然注意到某互聯網公司品牌總監張楠分享的一組數據:2018年點了328次外賣,還只是一家外賣平臺上的數據。

    于是在涉及到外賣的選題時,首先想到的就是找張楠取取經,然后聽到了長達半個多小時的吐槽:

    “記得前些日子一群程序員發起的996.ICU嗎,只能說這些人夠幸福的了。我每天晚上10點以后才能下班回家,公司在國貿,房子買在了通州,通勤都要一兩個小時,你覺得我回家還有時間做飯嗎?基本上午飯和晚飯都是在公司解決,要么去樓下美食廣場吃兩口,要么點份外賣在工位上解決……”

    簡單梳理了下張楠喜歡點外賣的原因:

    1、工作節奏太快,要么在開會,要么在準備開會,公司樓下的食堂又太難吃,點個外賣還能吃到自己喜歡的美食;2、為了晚上有時間看幾眼孩子,堅持每天回家住,導致上下班時間太長,幾乎不可能和家人一起吃晚飯;3、周末的時候幾乎也不做飯,帶孩子出去玩的時候順便在外面吃了,有時候在家也要盯著電腦,外賣就成了最好的選擇。

    對號入座的話,張楠完全可以被納入朋友圈爆文中的“慵懶分子”。但緊張的工作節奏、動輒一兩個小時的通勤,以及被工作占滿了業余時間,卻成了職場精英們的一種常態。

    在某互聯網醫療公司任職高級商務經理的林安也對此深有感觸:“飛機、高鐵等現代化交通工具縮短了出行的時間,也讓工作的節奏越來越快,早上還在北京上班,中午就飛到杭州見客戶,到了晚上又要坐高鐵到上海開另一場會。”

    中國醫師協會發布的《2018年中國的90后年輕人睡眠指數研究》提出了“主動失眠”的概念,并非是睡不著,而是不舍得睡。對于很多職場人而言,可能睡前才有一點私人時間。

    職場精英們熱衷于點外賣,可能并不是因為懶,也不是刻意犧牲做飯的樂趣??梢越梃b哈佛大學教授塞德希爾·穆來納森在《稀缺:我們是如何陷入貧窮與忙碌的》中提到的現象:窮困之人會永遠缺錢,而忙碌之人會永遠缺時間。外表光鮮亮麗的職場精英,在讓人艷羨的高薪背后,也面臨著跳不出的“時間黑洞”。

    而外賣,恰恰滿足了職場精英們向生活“借時間”的需要。

    02 外賣中的“時間管理”

    點外賣5分鐘,做飯3小時。

    除了爭取私人時間,思維活躍的區域督導田靜還給我算了一筆賬:

    首先是時間成本。假如自己做一頓飯,跑到超市或菜市場買菜來回至少需要一個小時,洗菜、切菜、找菜譜、炒菜的整個過程又需要一個多小時,然后吃飯、洗碗、收拾餐桌的時間加起來也需要一個小時左右。前前后后需要三個小時的時間,如果點外賣的話可能只要5分鐘的時間。

    據中國社科院發布的《休閑綠皮書:2017~2018年中國休閑發展報告》顯示,2017年中國人每天平均休閑時間2.27小時,北上廣深居民均低于2.27小時。每天的休閑時間只夠做一頓飯,同樣的時間用來陪陪家人,或者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情豈不是更好的選擇?

    本文地址:/qcgl/3712.html

    請遵守互聯網相關規定,不要發布廣告和違法內容

    无码A级毛片免视频,羞答答的铁男在线高清,国色天香社区直播在线观看